站在印度疫情大爆發的浪尖上 On the top of India Covid-19 pandemic

印度疫情真的很嚴重

直到親眼看到那個佔地超廣的巨大 Covid-19 收容醫院(帳篷) ,我才覺得疫情可能比新聞報導的嚴重。

居住在北印度的我們,在2020年3月,印度即將封城前3天離開了印度,小孩在台灣上了一年的線上課程,並一邊觀望著印度疫情,直到2021年的三月初,印度疫情看似控制得宜,學校紛紛開始恢復正常上課,而我們就讀的學校也開始預備回校上課的事宜。 於是我們在離開印度後的第380天回到印度,正值春季最熱鬧慶典 Holi festival 前。

( 原本以為我們避開最嚴重的時期了)

回到印度的當時,生活一切恢復,雖然我們居住的社區一直呼籲,不要群聚慶祝 Holi 慶典,但仍有少數家庭玩得不亦樂乎。那個時候,已經知道在馬拉施特邦,及南印幾個城市疫情開始升溫。 我們也告訴即將要前往印度的朋友,不需要太擔心,北印情況其實開可以。生活一切正常,歌照唱,舞照跳, 婚禮照常舉辦。 大型購物商場造常營業,餐廳也是大排長龍。那時候我們社區的 Covid-19 確診佈告欄,居住近萬人的社區只有 6個確診案例。

(德里衛星城市 Noida 的一個大型集合住宅)

每年的4月1號是印度學校的新學期開始,但隨著南印的疫情升溫,學校也不敢大意,宣佈了在暑假前仍採線上上課的方式。經過 Holi 之後,在4月初有兩個盛大的印度教節日加上西孟加拉邦的選舉活動,讓德里週邊的確診人數日復一日的創新高,每天都會有確診人數更新的佈告欄,在4/28的今天已經來到 298人確診,共29棟大樓,每一棟都有好幾個樓層有家庭確診。

因為我們住在這樣的一個中產階級人士居多的社區,有好的管理單位盡責的定期消毒作業,且大部分的住戶除了出門上班以外,鮮少有人在公共區域走動,連下樓玩耍的小孩也少了許多。我們就像是身處在平行宇宙一般,只要安全的待在家裡,不跟外人接觸,疫情基本上是絕緣的。

但是這第二波的疫情,卻是中產或是高收入家庭確診數高過貧民區,比方說,這次我們的城市只有週末2天封城,社區也禁止幫傭,工人進入社區,這確造成了社區媽媽的恐慌,沒有幫手了該怎麼辦?這也是印度的另一個特殊文化。

(每天有大批的女傭進入社區)

我們所居住的地區是這樣的情況,如果每一戶都好好的保持社交距離,出門戴口罩,管好這個大社區,也能夠大大減少讓醫療院所崩潰的機率。

這幾天隨著德里地區的疫情大爆發,在幾個印度群組內,一直有人丟出詢問那邊還可以填充氧氣的訊息。還有急需血漿資訊。還有詢問那邊可以購買注射藥物,有人分享剛買到空鋼瓶,一支要價約台幣7千元。有人貼出可以買到注射藥 (瑞德西偉) 的黑市價格 4萬一瓶 (約 1.5萬台幣),因為這個藥劑合法的管道到處斷貨,警方也不斷破獲非法販賣的人。 有錢的人可以包下私人飛機將家人送到大城市或其他國家避難。沒有資源的患者在醫院等候,就差一口氣等不到氧氣。 還傳出德里一家醫院,家屬毆打醫護人員的新聞。

每次看印度新聞台報導,心裡真的很難平靜,電視台的記者甚至是忍著悲傷情緒在醫院門口訪問等候民眾。但看到台灣新聞台的畫面,我有點覺得稍微誇大了點,昨天接到許多的台灣親友來訊關心,我就知道台灣新聞應該是大報導了吧。

但印度疫情確實不能大意,確實許多病患無法取得病床,家屬為了病床四處奔波是真的。瘋搶氧氣瓶也是真的。在這個嚴峻的時候,疫情正在考驗著人性,還有政府的應變能力。也讓印度的階級文化在這個層面上完全的展現出來。


延伸閱讀: 為什麼我們會到印度呢? 有空來聽聽以下分享 ~

到印度創業經商甘苦談
台商小孩印度就讀經驗分享
印度求學記

或來看看這篇文章: 親愛的,我把孩子送到印度上學了:從臺灣家長的真實經驗看印度教育
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